本篇文章2389字,讀完約6分鐘

《樞垣記略》中三位開封籍軍機章京

《樞垣記略》是專門記述清代軍機處的書,其中記載了陳孝寬、裴季芳、沈源深三位開封人。 該書《題名》記載了雍正九年( 1731年)至光緒元年( 1875年)軍機處人員的略史,或雍正、干隆、嘉慶、道光、咸豐、同治及光緒元年共144年的軍機大臣和章京。 軍機大臣中,沒有開封人365名韓軍機章京,陳孝寬等3名開封人。 卷十八記:陳孝寬、字湘帆、河南祥符人、浙江海寧籍。 嘉慶癸酉拔貢。 道光元年7月因工部主任的事重新進入。 卷十九記:裴季芳、字石麓、河南祥符人。 道丁未進士。 咸豐于3年6月從內閣中書開始重新開始,官任知府候補。 另外,沈源深,字為叔叔眉,河南祥符人。 咸豐庚申進士 1999年9月由limin主事直接進入,現任官方部員工太郎。 三個開封人重新開始,就是說他們進入內廷在軍機所值班。 因為他們在皇帝身邊工作,是當時的政治精英,《樞垣記略》和《祥符縣志》記載了他們的功名和晉升。

“《樞垣記略》中的 開封籍軍機章京”

最初的《樞垣記略》16卷本是梁章炬利用軍機所的文件編纂的。 他在序中說:“軍機處為了我前往政府,類似唐宋的樞密院,所以將書名定為《樞垣記略》。 由于這本書的記述只停留在道光二年,恭親王奕在光緒初年下令朱智續集。 1984年中華書局點校出版的《樞垣記略》是朱智續集的二十八卷本。 集中反映軍機所的性質、前后變化、人員晉升調整及獎懲等制度。

軍機處始于雍正年間,是清代的政治中樞。 據《清史稿》記載,軍機處總攬了軍國大計。 但是,軍機處機構精良,人員稀少,除數名滿、漢軍機大臣外,設滿、漢事務員,即軍機章京。 據悉,嘉慶年間,滿、漢軍機章京各16人,共計32人,分兩班晝夜輪班工作。 的任務是解決文件、登記文件、寫稿等。 被選人必須是進士、舉人、拔貢出身,必須具備年輕、善于工作練習、創作迅速、寫作端正等條件。 所以,選擇軍機章京進行管理是非常嚴格的。 據《咸豐同治二朝上敕檔》介紹,開封裴季芳入選章京的過程中,其選擇非常艱難。 咸豐三年( 1853年),軍機大臣祁藻等人為了挑選軍機章京,按照慣例從內閣六部機關挑選了中書、醫生中的34名七品小京官。 軍機大臣主持彌封考試,共同挑選,選出24人,按順序,列好名單交給皇帝,明確人選。 皇帝的考察又淘汰了9人,只給15人的名字畫了朱圈。 在這15人中,開封裴季芳排名第四。

“《樞垣記略》中的 開封籍軍機章京”

《祥符縣志》載有三名開封籍軍機章京

因為軍機章京可以進入直樞廷,俗稱小軍機,受到社會和官員們的尊重,成為清代官員隊伍中的特殊群體。 另外軍機章京是進士、舉人、拔貢出身,并且可以多升官,因此《祥符縣志》卷4記載了三位軍機章京的功名,在人物傳中為沈源深、裴季芳傳世。

陳孝寬是清代開封的第一架軍機章京,據《祥符縣志》稱,陳孝寬于嘉慶18年( 1813年)進貢。 《樞垣記略》記:陳孝寬、蔣泰階,所有記名由軍機章京補用。 拔貢陳孝寬獻上京師后,他不僅在朝考中取得了好成績,還能留在北京工作,短短三年,就成了可以補充的軍機章京。 據該書記載,短短5年后,陳孝寬在道光元年( 1821年),作為工部主事進入軍機處,成為軍機章京。

《祥符縣志》關于另外兩位開封籍軍機章京立傳,除了記載他們是進士外,關于晉升的記載更為具體。 卷十五有沈源深傳:沈源深,字叔眉。 大父鵬,官監御史,能舉其職,另有流傳。 容易深入學習,沉默寡言。 咸豐己至順天鄉榜、庚申成進士、兵部右侍郎、福建學政。 以化民成俗為己任,授張儀封正誼堂全書、陳榕門豫章學約、訓迪多士。 首先向祀文廟請愿儒游酢,居楊時之后,振興學。 弊端顯而易見,不知錢,正式死亡,不去葬禮。 瀕死,生員白衣冠哭送者數百人。 有幾本文集等著梓。 其品端,其學純,其居官清而不刻,威而不猛。 用瓶子禁食鴉片,有犯人,士子不得報考。 教官不能發送考試。 士習由會變。 張恪伯行撫閭、風植峻正、教澤在人、源深蓋能繼其盛云。 卷十七中有裴季芳傳:裴季芳、字石麓、隈子、聰明好學、文章靈敏。 道光未進士,教授內閣之書,軍機處行走,提拔刑部員工太郎,供知事使用。 北京的排名很薄,家里沒有石頭負擔,處怡如。 性宴、敦孝友、慎交游、不會和人說話的。 通籍20年,若儒素。 子、維新、刑部主事。 維俊,舉人,山東知州。 以上兩個傳說證明,他們都出生在世家,重視文化,為官清廉。 《祥符縣志》是沈源深祖父沈鵬傳,沈鵬在諫垣上說得最大膽。 裴季芳的父親裴雋沒有官職,《祥符縣志》中記載了他的著作:《吟藥房詩稿》、《逸叟畫譜》。 另外,根據2004年出版的《開封市志》(第7卷),開封名人常茂徠由于采用了裴隈收藏的珍本《如夢錄》,完成了《如夢錄》的修訂。 裴季芳和沈源深都很重視文化,為官清廉。 裴季芳當了20年的官,還像個普通文人。 沈源深非常尊敬雪程門的游酢和楊時,所以在擔任福建學政的時候,讓福建人從拜文廟里游醍醐灌頂,并得到了批準。 他丈夫去侍郎了,兩袖清風,沒錢,死于學校政府之任時,實際上沒有錢下葬。

“《樞垣記略》中的 開封籍軍機章京”

《樞垣記略》中裴季芳開封的記述很多,是因為軍機章京任時兩次晉升。 裴季芳進入軍機處4年后,在整理咸豐4至6年軍機處漢文書冊時,擔任總校,因能圓滿完成任務而晉升。 根據《樞垣記略》卷十一,咸豐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軍機處演奏:修辯漢段告竣工,均派總校起居注主事裴季芳、刑部額外主事夏獻云,總司校對、十分謹慎、自我應量獎勵,懇恩準令裴季芳在六部外郎先行選上。 皇帝同意提拔命令:裴季芳以6名成員外郎優先選擇。 事實上,經過9年,裴季芳遭遇了替補。 清朝鎮壓捻軍后,軍機處向軍機章京求獎時,裴季芳再次晉升。 根據《樞垣記略》卷12,同治7年( 1868年) 7月18日敕:昨天,因捻逆蕩漾平,紅旗報捷,恭親王表彰滿、漢軍機章京等各前刑部員工二郎裴季芳,服闕后,免去會員外郎,知府之一。 所以,裴季芳是知府用的刑部員工太郎。

標題:“《樞垣記略》中的 開封籍軍機章京”

地址:http://www.6cwl.com/kfwh/1842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