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篇文章3636字,讀完約9分鐘

作為以從事文化產品生產,滿足人們精神訴求為目標的經營性領域,文化產業是社會生產力和商品經濟快速發展的必然產物。 北宋時期,由于社會經濟的快速發展和商業、文化的繁榮,都東京的文化產業呈現出前所未有的紅火。

先進的印刷業和圖書市場

經過唐、五代時期的快速發展,雕版印刷進入北宋鼎盛時期,除了政府的重視與倡導外,北宋雕版印刷還翻開了中國古代印刷史上的光輝一頁。

東京是全國木版雕刻中心之一,也是圖書出版交易中心。 以國子監為代表的中央機關和公使館為代表的地方機關,編纂的圖書(即官刻本)涵蓋儒家經書、諸子醫學算盤類書宗教典籍等,而漢唐的盛則未加此(姚鉉《唐文粹》序)。 唐太宗真宗年間,欽定印刷了大型類書《太平廣記》《太平御覽》《文苑英華》《冊府元龜》,共計3500卷。 真宗景德年間,僅國子監就有書板十萬余塊,經史正義皆有今板大備,士庶家皆有之(《續資治通鑒長篇》)。 從官印圖書的規模之大可以看出一斑。

東京民間印刷業也初步形成,除了民間出資印制、營利為目的的房屋刻本外,最重要的是商業坊刻本。 坊類似于今天的出版社,集圖書印刷、圖書銷售于一體,以營利為首要目的,印有政治論副本、大臣奏議、科學考試范文等。

東京的印刷業繁榮,也由敕令所印證。 康定元年( 1040年),在北京沒有圖的一代人和書店的家里,很多顏色的人說話的邊機復印件、鏤空版的銷售、流失到了外面。 仁宗下敕令,委員會開政府密切扎根,許人陳告、勘鞫溫奏(《宋會》)。

官營私營印書興盛,加上地方印書后在東京銷售,圖書作為商品廣泛流通于東京市場。 相國寺及其附近有圖書交易中心,《東京夢華錄》中有在相國寺殿后資圣門前的寺東門大街賣書籍的記述。 榮六郎因經過史書屋刻印出售經史圖書而聞名,北宋逝世后移居南宋都臨安繼續開店。 張舜民文集《圖墁集》是京師在政和年間賣書者突然印刷的集,銷售者塞衢巷(周紫芝《太倉米集》)。 國子監的雕刻,例如:許學者納紙墨錢自印。 官刻書中還有定價銷售(葉德輝《書林清話》)。 朝廷為了給藏書充電,大量購買了圖書。 咸平4年( 1001年),朝廷向天下購買館藏圖書,每卷給一千錢(《續資治通鑒長篇》)。

東京圖書也銷售到海外,促進了文化的傳遞。 《宋史》記載,日本、高麗、交等國的使者來到北京,經常買書。 熙寧6年( 1073年),日本僧人成尋在東京印經院一口氣買下了《十缽文殊經》、《寶要義論》等100多卷經典。 元年,高麗使節來到京都,呼喚著非常多的市書。 蘇軾在《關于買高麗書的利害子三首》中有一個說法是中國的書籍堆積在高麗。

筆墨生產與書畫交易

東京盛行筆墨生產。 制筆業店鋪林立,與此相對,歐陽修、黃庭堅各有京師的各筆匠,牌榜自稱。 描寫得像無數的國東、若衣縫虱和都下筆師的刺猬毛一樣。 元豐年間,侍其瑛在東京以筆為業,成為筆名家(陸友《墨史》)。 吳無至制心散卓筆,小大如人意(黃庭堅《書吳無至筆》)。 熙寧之后,世界開始無心散落桌筆,其風完全改變了(葉夢得《避暑錄話》)。 趙文秀的筆更有名。

要做墨,工匠裴語做墨,材料是精與墨是善。 被稱為墨仙的潘谷、造墨精良,價格不二(陸友《墨史》)。 人做墨非深谷者(《墨經》)蘇軾某日早晨下海找李白,騰空看著人的畫畫了墨仙的詩句。 北宋晚期,出了東京制墨名家,張孜、陳昱、關、關措、郭遇明等都主張,熟悉樣品制(何《春渚紀聞》)。 梅鼎、曹知微、梅眷、張雅、高肩等,都是崇寧以來京師的名手(陸友《墨史》)。 據《東京夢華錄》記載,萬姓交易的相國寺市場,趙文秀筆和潘谷墨,占了定兩廊,其規模不小。

東京書畫畫家云集,作品大量商品化,書畫買賣成為東京的重要領域。 朝廷大肆收藏,收藏家將藏品作為財產。 景年間,李宥讓僧人惠明代購祖父、山水畫家李成的畫,加倍金幣,回到市里(劉道醇《宋名畫評》)。 岑宗旦尤善行書,如銀鉤屏尾,脫女,得英宗嘉獎,成名后,寫書畫,偶得者競相賣給甲方(《宣和書譜》)。 王廣淵書法筆力豪健字價千金(《書林紀事》)。 蘇軾書法因朝廷多次禁毀,價格倍增,宣和年間朝廷收集,一紙定值萬錢。 米芾的名聲盛、寸紙的數字,人們為賣它而爭,認為它是罕見的游戲(《宣和書譜》),米芾的云書畫談不上價格。 對于幽人、釋子、所藏的寸紙,都是利誘(《書林紀事》)。

從下面的記述中也可以看出東京書畫市場的盛況。 “宋會”上有??逃鶗仲u人的記載,得知京城有人想依靠皇帝墨寶發財,朝廷敕開封府:有??逃鶗仲u人,重坐。 趙明誠曾在京城以200貫的價格購買過蔡襄《神妙帖》3幅,李清照在《金石錄后續》中有從趙明誠到相國寺市碑文的記載。 歐陽修《石曼卿墓志》拓本,買了一本半千(文瑩《湘山野錄》)。 李公麟死后,其作品中有人用金帛購買,那是獐子緣模仿,造假牟利(《宣和畫譜》)。 交易中出現了靠假貨獲利的人。

節日民間藝術品市場

北宋年中節日連綿,活動豐富,這無疑帶動了節日的費用,之前流傳下來的佳節帶來了民間藝術品市場的繁榮。

年畫在清代正式命名,但在北宋迅速發展成為獨立的畫種。 沈括《補筆談》中有神宗令畫工印刷鐘馗像的記載,可見北宋時期的年畫已進入雕刻印刷,因此其印刷量能夠滿足京城龐大市場的訴求。 據《東京夢華錄》記載,進入臘月,東京家家戶戶都要去污,凈盡庭院戶迎接新年。 這個時候,市井正在印刷銷售門神、鐘馗、桃板、桃符、財門的鈍驢、鹿馬、天行投稿。 迄今為止的爐灶日,首都的人們還把爐灶的馬貼在爐灶上。 這個節日文化市場的盛況,確實是木版印刷畫興起的結果。

上元節(元宵節)在都舉行了大型燈展,太祖更是下令燃燈五夜,因此東京車馬日夜,萬家燈火呈現溫暖春風(王安石《上元戲呈貢父》),帶來了燈市的繁榮。 據羅燁《醉翁語錄》報道,東京新年伊始就在東華門周邊燈市,市場上充斥著燈球、燈槊、絹燈籠、日月燈、詩牌燈、鏡燈、馬騎燈等。 更靈巧的人用獸角、鳥獸毛、琉璃、皮革、絲綢等制作牡丹、蓮荷、曼陀羅等花卉狀的燈杖。 除了魔術異能、歌舞百戲之外,各種文藝演出還提取了元宵節的費用。

立春季節,北宋有鞭春(打春)習俗,儀式盛大。 滿足京城士庶家迷戀春牛的愿望,老百姓自制小春牛去京賣。 《東京夢華錄》中,在你家門前左右,老百姓賣的是小春牛,經常掛著柵欄的座位,上述百戲人物的貴家多開便宜車去看,去買對方的禮物。

七夕節在東京的很多地方都有乞巧市,鑄造仙樓、仙橋等剪紙工藝品乞巧物,以及凱雁、鴛鴦、龜魚等動物模型,裝飾著彩色畫有金線的水浮在上面。 多個瓦子,街頭販賣被稱為磨喝樂的土偶。 據悉,《東京夢華錄》中有一對直數千人,用木彩裝飾柵欄、裝飾紅線碧籃、金珠牙翠。 禁中及貴家與士庶作為時物陪伴。 司馬光有土偶長余,買的珠一囊詩句。

歌樓、伎館、宋詞創作

詞原本是隋唐興起的燕樂歌詞,經過詩人的努力,到宋代呈現出鼎盛之勢。 北宋對文教的重視、士大夫們雅集之風的盛行、市民文化的勃興,構成了宋詞繁榮的沃土。

東京作為文化中心,遍布全城瓦舍的掛鉤欄,故事、布丁歌曲、傀儡、電影、雜劇等各種商業性文藝演出風雨無阻。 諸架子看人,每天都這樣(《東京夢華錄》)。 大眾文化的生產和費用空前絕頂。 新的聲音在柳陌花衞婉轉地笑著,隨管附和著茶坊酒店的弦(《東京夢華錄》)。 歌樓、歌舞伎館里歌聲不斷,從宋初官僚之間欣賞的天下統一走向市井大眾。 被廣泛使用的群體、新鮮的時代風貌,極大地刺激了語言的創作熱情,語言跳躍成為東京文化市場上的熱銷產品。 樂、歌舞伎為了滿足舞西歌臺、尊前席的費用需要而填詞,成為東京城重要的文化生產。 柳永、晏殊、晁沖之、晏幾次道、秦觀、周邦彥等為主要作者。

時代歌手、晚語大家柳永,作為秦樓楚館的???,忍受浮名,換上淺注低唱,可以說是生產市民宋詞的高產作家。 教坊樂工每次得到新的口才,都要為追求永恒而求辭,從世界開始。 于是暫時提高了嗓門。 而且,在東京都有井水的地方,可以唱楊柳的話(葉夢得《避暑錄話》)。 柳永也老了,所以發出了新的聲音,出了《樂章集》,向世界宣傳(李清照《語論》)。 柳永作詞寫的是城市繁華、市井風情、歌舞伎境遇和自己的落魄,語言通俗而有味道,市民氣息濃厚。 慶、三五了。 列華燈,千門萬戶,這是他寫的東京元宵食。 千步虹橋,參差雁牙,直飲水殿,這是他寫的金明池的風景。 他在東京和戀人依依不舍。 他帶著眼淚,不由得抽噎起來。

宋詞的興盛,離不開東京市民階層的崛起和文化娛樂業的繁榮,以及與東京文化相關的大眾化和商業化。 這是文化產業迅速發展的原動力。

華夏民族的文化經過幾千年的發展,極其優秀于趙宋之世。 繁榮的大宋文化是我們傳承與創新的豐富遺產。 今天,文化產業成為現代經濟的重要支柱,年開封宋都古城文化產業園區成為國家級示范園區,以《大宋東京夢華》、《千次大宋》等為代表的演出,實現了大宋文化與現代科技手段的完美結合。 以宋文化為中心的開封文化產業相信,古典和時尚輝煌的交響曲將在新時代上演。

標題:“北宋東京的文化產業”

地址:http://www.6cwl.com/kfwh/18078.html